Hemlock

Am I cursed?

Tyndall Effect in Eyes

“我曾经受过苦,曾经失望过,曾经体会过死亡。”
有着铂金色细发的斯拉夫人双手轻扶着高大的落地玻璃,轻声低语着。
透过玻璃,他看见明晃晃的光线,长发垂肩的东方人将一缕青丝齐整的束于脑后,琥珀色的眼眸满是笑意,在他身边的斯拉夫人有着铂金色的细发,堇青石色的瞳仁焕放出奇异的光芒。
他将额头轻轻地抵在玻璃上,前额的碎发发出细碎的声响。他仔细端详着自己的容貌,深深的看进那双眼睛,伴随着起伏的心跳。
从虹膜到瞳孔,再从瞳孔望向更深处,皆是满目深不见底的殷红。
是火焰呢,还是鲜血?
他仰起头看向高处,光线经玻璃的折射倾泻而下。丁达尔效应在他眼中没有遗落任何尘埃,只留下一片澄澈。
“于是我以我在这伟大的世界中为乐。”
他双手轻扶着高大的落地玻璃,低语着。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