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mlock

Am I cursed?

Heartbeat

“咚、咚、咚……”
午夜梦回,弗朗西斯从梦中惊醒。他听见心跳,微弱,却异常清晰。
月光倾泻下来,落在他的金发上,勾勒出一圈柔和的银色弧光。他偏头看向枕边,月光在此间破碎——亚瑟·柯克兰不在那里,他却并不感到惊异。
他转头望向窗外,光影在林叶间跳跃,而后在窗前斑驳。明朗的月光在他的眉目间洒下一片错落的阴翳;流淌下来,好似提琴的奏鸣。
提琴的奏鸣——他回想起刚才的梦境。梦中他坐在壁炉前,对面是一只黑猫。黑猫站在高高的椅子上,手持一张诗稿,高声朗读着。它读艾略特,读柯尔律治,读华兹华斯,它读一切弗朗西斯或者亚瑟喜欢的诗句。他歪头倾听,却只是疑惑。他盯着黑猫那祖母绿色的瞳孔,眯成一条细缝。他不明所以,他不知所措。
于是他将视线从黑猫身上移开,转而看向壁炉,看向壁炉里炽热的火焰。火舌跳动着,他却并不感到十分温暖;血色的火光倒映在他蓝紫色的瞳仁中,他也不觉得灼烈。有那么一瞬间,弗朗西斯在腾跳的火舌中看到了一颗心脏,在同为血色的火光中跳动着,同时在他的耳畔响起了,某种有节奏感的搏击。
但下一秒他说服自己相信那只是错觉——在梦里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。他记得爱丽丝说过这样的话。很奇怪,他知道自己身处梦境。
壁炉里的火焰突然在一瞬间全部倾倒下来,在地上蜿蜒流淌着,变成一地殷红的血液。弗朗西斯看向对面的椅子,黑猫早已不见踪影,徒留一张诗稿,躺在血泊里。
但它的朗诵声却并未消失,而是在房间里不断放大,放大并回荡着。弗朗西斯不明所以,也不知所措,他所有的思绪都只剩下疑惑。
直到他眼角的余光发现了一颗血色里跳动的心脏,他才好像找回了某些丢失的记忆。也是在那时他听见了心跳,在不断回荡着的朗诵声中,微弱,却异常清晰,让他想起提琴的奏鸣。
“咚、咚、咚……”
然后梦境就消退了,他被奏鸣声惊醒。当光线透过林叶间的间隙最终落在他的枕边时,他看不到亚瑟·柯克兰,也找不到黑猫,他只看见一片破碎的月光。
于是弗朗西斯又沉沉睡去。疑惑随着梦境消退了,他也没有什么可感到惊异——他就这样沉沉睡去,伴随着心跳,微弱,却异常清晰。
“咚、咚、咚……”

剧情:房间里只有法叔一人,所以心跳声是从法叔的胸膛里传出的。梦中当壁炉里的火焰变成鲜血时,黑猫不见了,则寓意眉毛死去,即法叔现在的心脏是眉毛曾经的心脏,这一段在前面枕边没有亚瑟时有伏笔。提琴的奏鸣用来比喻心跳声,这是我用来装逼的。我个人超喜欢读诗的那一段。。。以及他刚醒来时树林间的月光。总归来说,就是法叔移植了眉毛的心脏,却丢失了记忆,梦境之后,记忆回来了,所以他也不再疑惑。

评论(5)

热度(5)